当前位置:10055两性我喜欢这种另类单身生活
我喜欢这种另类单身生活
2022-08-15

看来,再有钱的单身女性,再坚强的女人,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精神压力。有时,这种压力被表面的光环所掩饰。有人认为,不管单身男性还是女性,只要有钱,一切压力就可以解决。其实,不一定如此。有些压力反而是因为有钱才带来的。

我觉得婚姻法有时是很不科学的,为了照顾弱者,把保护过分地倾向弱者,这样会让弱势群体产生不劳而获的思想,会让一些弱势群体产生以结婚来度一生的可耻行为。

一名外表很普通,文化不高、没有什么特长、脸型很大众化的年轻女人,一年收入150万元,似乎很不可思议。可贾芳茜确实做到了,而且完全是凭自己的本事。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贾芳茜的性格和为人处事的特色,我觉得用"圆滑"这个词最准确。尽管这篇文章在她核实的时候,被她改成了"成熟",我考虑再三,还是把它改了回来。

如今,"圆滑"已经不完全是贬义词,特别是在商场上,它已经是公开的秘密,所以,应该算是中性词了。

贾芳茜开凌志车,住豪宅。她注册了两家公司,可是都没有办公室,她的办公室就在她家里,公司只有两个人,另一个是她的秘书。

其实,从法律意义上说,我不算单身女性。但我确确实实单身生活12年了,而且以后还会继续单身生活下去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我结婚了,而且现在还没离婚,离不了呀。你听起来可能会一头雾水吧?说起来话长啊。

我高中刚毕业那年,父亲下岗了,母亲没有工作,家里穷得有上餐没下餐。为了让妹妹读书,父亲一心要我赶快结婚。

我过着的一种另类单身生活

10年3月,有人把我介绍给同县一名开饭店的男人。没多久,最多一个月吧,我们就结了婚。不要说感情基础,就连结婚之前我跟他也没有说过三句话。这种事现在听起来很荒唐,但竟然就发生了。

结婚那天,我就告诉他:我不爱你,真的不爱你,至于为什么还要跟你结婚,你是知道为什么的。

他没太在意。他说,刚开始嘛,以后慢慢地就能培养出感情了。你也不要态度这么坚决,像个革命战士。

第二年,妹妹考上了大学,我松了一口气。我有时也努力想跟他培养感情,但不知道怎么的,总是很反感他。就像你本来不喜欢吃一种食品,却又要强迫自己去吃一样,总是很难受。我一直在想办法逃避。

12年2月,我终于来到了上海。刚开始,我在一家印刷厂做出纳,一干就是三年。这三年,我几乎是隐居了,没有跟他有任何联系。我曾托别人告诉他,希望能好合好散,平平静静地离婚,离婚后大家精神上都轻松些。但他坚决不同意,据说还把我骂得很难听。

做出纳肯定不是我的长期选择,所以我经常在寻找出路。

15年9月,我听说徐汇区一家房地产开发商正准备投放280万元的广告,好几家广告公司的人都抢这笔单,有的业务员到处奔走。主管广告业务的策划总监的姓名和电话,被传抄来传抄去。

我在想,如果我能拿到这笔业务,挂靠给哪家公司,谁都会欢迎,谁都会给我挂一个高层职位,以后做广告业务将很方便。更重要的是,有了这笔单,将改变我的命运。

不可否认,女人做业务比男人有优势,尤其对男性客人而言。当然,我不是说一定得跟他们发生性关系。做生意的诀窍是:因人而异,与时俱进。有的客户很讨厌太开放的女人,会认为你是以色相来引诱他,他有一种受骗的感觉。所以,女人做业务,必须掌握好开放的度,尽量做得伸缩自如,以免没有退路。但有一点你可以尽管应用,哪怕用错了对象,也没有害处,那就是利用金钱,而且在能承受的范围内,越多越好。

当我去找策划总监的时候,说真的,我心里很虚,虚得说话有点颤抖。我随便说了一家当时比较有名的广告公司名称,我说我是这家公司的业务员,新来的业务员,他没有问我公司的情况,我才渐渐踏实了点。

去找他之前,我算过一笔账,也打听过这一行的回扣行情。通常,广告公司都会给主管人员10%的回扣,但我一开口,就说除了公司给你10%的报答外,我所有的提成,一半是你的,永远都是这样,希望我们能长期合作。

策划总监很有兴趣,但我们毕竟没打过交道,他还在犹豫。

那天晚上,我约他吃饭,他同意了。这说明他有跟我合作的意向,我很高兴。我们谈得很投机。

这时候,可能贾芳茜感觉自己说话有点激动,想控制一下,突然站起来,说:"我去一下洗手间。不过,你可别胡思乱想,不要误以为我跟总监谈得投机是因为我利用美色,没有,绝对没有。"

贾芳茜回来的时候,显得冷静了些。她真是个能伸能缩的女人。

后来,虽然他对我很热情,但还是没有答应跟我签合同。我猜测到他怕到时候拿不到钱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他的熟人也开出跟我相当的条件,这笔单肯定要黄了。

没办法,我只有用别人做不到的方法:先支付给他钱。我不担心给他钱后,他会逃跑。因为这家地产公司有一定的实力,而且他也不会因小失大。

我计划先打到他账户8万,但我那时身上连1万元都没有。在上海这样现实而冷漠的城市,不要说8万,就是8千也很难借到。

想来想去,我只好厚着脸皮向我们印刷厂一位姓萧的客户开口。老萧跟我打过好几次交道,互相有点好感。我把这一情况如实跟他说了,但我没抱太大的希望,毕竟,8万不是个小数目。

也许是我的运气好,也许是命运的安排,没想到,老萧同意借钱给我。就这样,我神秘地拿下了这笔单。

签合同那天,我又约总监吃饭,然后把存款单交给他,并给他买了一套高档西装。两个多小时后,我们终于把合同签了。拿下这份合同,我去找一家广告公司挂靠,老板笑得合不拢嘴,给我印了一盒名片,封给我"业务总监"的头衔。之后,我才知道,这家公司的"业务总监"竟有10多个,几乎除了老板和搞卫生的,都是总监了,连接电话的小姐也是"行政总监"。

生意做成了,最应该感谢的人当然是老萧。我频频约他吃饭。而且,一拿到广告公司划过来的广告款,我就把钱还给他了。

老萧那时已经45岁了,但对一个男人来说,还不算老。而且,我认为这个年龄的男人最有魅力。他的情况跟我差不多,也是有着没有爱情的婚姻。他的婚姻是父母包办的,老婆是农村人,没有文化,身体也不好,所以一直在老家。他有一个女儿,在上海读书。他女儿放假的时候,会回老家济南看看母亲,但老萧也是跟我一样,好几年没有回家。

也许是同病相怜,我们不知不觉地好上了。老萧从小就做生意,在生意场如鱼得水。这些年来,他每年都可以挣五六十万。说实话,跟他同居后,我越来越欣赏他,也跟他学了一些做生意的窍门。

我们本来约定,双方都离婚,然后我们再结婚,但这时候不幸的事又出现了。我老公也来到上海,并四处找我。我让我妹妹转告他,只要他肯离婚,我给他30万元。

可能是因为老家的人传闻我很有钱,他狮子大开口,称一定要给他100万,否则别谈离婚的事,要把我拖到死,让我不得安宁。

就这样,我躲着他,搬到了一处新买的房子住,这个地址,除了我妹妹和老萧的女儿外,没有别的亲戚、朋友知道。

这一躲,就是三年。这三年来,我的生意出奇的顺利,我每年能挣一百多万。

18年10月,老萧离婚了,他催着我快点离婚。可是,这时候离婚是多么可怕的事,按婚姻法规定,结婚期间,夫妻的财产共有,也就是说,我辛辛苦苦挣来的钱,还要分一半给他,那是多么的荒唐。这时候,我的个人财产已经有500万左右了,每当看到法院判离婚案件,我都很害怕。一想到要白白地送250万给一个我不爱的人,我就觉得很不公平。我一再妥协,答应给他50万,可是,他得寸进尺,后来竟要求我给他300万,才肯离婚。

老公叫我妹妹给我传口信,说如果不给300万,就要把我拖到死,让我没有好日子过。

我一想起丈夫,想起婚姻,就有一种恐惧感。我的婚姻简直是鬼,把我缠得噩梦连连。

我觉得婚姻法有时是很不科学的,为了照顾弱势群体,把保护过分地倾向弱者,这样会让弱势群体产生不劳而获的思想,会让一些弱势群体产生以结婚来度过一生的可耻行为。所以,娶有钱人,嫁有钱人,这股风逐渐盛行,形成了一种不良的社会风气。特别是当弱势群体是男人时,就更加恶心。我越想越对婚姻感到恐惧。

我不敢惹他,只好避而远之。

后来,老萧的生意主要在外省,经常两三个月才回来一次。和老萧是有爱情没婚姻,当然不算夫妻。我就这样"单身"过了整整12年。

没钱的时候,总以为有钱的人很幸福,可是,等到自己有钱后,其实也没有觉得有多大的幸福。相爱的人要偷偷摸摸地在一起,不相爱的人却要跟他财产共有,你说,人活到这个结果,还有什么意思?

我的生活渐渐颓废起来。现在,除了做老客户的生意,我一有空就打牌,不管跟谁,我都能打得天昏地暗。奇怪的是,我很少输钱,赢的次数比较多。有时我真想把钱赌掉一些,即使赌输了,也总比被人逼着白送给他好,但我的运气就是好,赌了这么几年,还赚了一点。

跟我在一起玩的那班姐妹都比较有钱,她们的老公都经常在外地做生意,有时闲得无聊,她们会去酒吧、夜总会找"鸭"玩,我也被她们拉去一次。有时想想真是有点变态,但这都是长期压抑造成的。

老萧为了我而离婚,但我却没法离婚,好在他从来不催我,我们就这样过着另类的牛郎织女生活。

我和老萧都没想要孩子,一方面,是因为多年闯荡习惯了,觉得孩子是累赘;另一方面,虽然我们现在还相爱着,但我们都不敢保证以后还会长期在一起,更不敢保证会结婚。毕竟,他的年龄好大了。以前没感觉他老了,现在发现他的脸上已经有了老人斑。

我跟老萧现在也有个感情裂缝。当然,这个裂缝并不是老人斑引起的,那没什么大问题。主要是他女儿一直对我很排斥。不管我对她有多好,不管我怎么帮助她,她总是不理我。她在我和老萧之间产生了一堵墙,所以婚姻离我就更远了。

我不知道这种另类的单身日子还要多久。人生真是悲哀啊。

(责任编辑:zxwq)